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AI都会编曲了 我们的灵魂还守得住吗?

2017-08-24阅读(8717)评论(0)

  当Freestyle还在流行,“即兴”的时尚潮流未减时,AI似乎走得更远。日前,美国一网红女歌手发布AI编曲作品《Break Free》,让全球乐迷耳膜颤动。尽管专业音乐人也能编出这样一支曲子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曲子动听的程度已然达到专业级了。恐怕音乐家们日后除了编曲之外,还要勤于学习编程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。
 
  虽然世界顶级黑客凯文·米特尼克最近在中国参加互联网安全领袖峰会时称“现在人工智能产品都是假的”,但我们不得不承认,它在围棋、写作以及音乐领域上惊人的表现,随着AI的强大,它也会渐渐融入人类日常的生活中。别忘了,它有可能取代一般通讯员的工作,也可能在了解人类情绪之后,谱一曲相当治愈的音乐,这样的时代不再遥远,只是它来得越快,人类会越盲目而已。
 
  我们憧憬AI的进步,盼望着智能化时代越来越先进,扩展人类身体更多的功能,以此来享受生活的便利。可很少有人去认真思考一件事,这关乎人类与AI的本质区别。1965年,英国披头士乐队发布专辑《橡胶灵魂》,这张专辑被滚石杂志选为“史上最伟大的五百张专辑”中的第五名,它的伟大在于发展“新的声音”的想法,正如这句评语所说的——“我不觉的High起来,这专辑让我神游太虚,因为它里面的全是好东西,令我兴奋不已。”创新的成功固然让人兴奋,但一个能够激发灵感与神经的声音是无法复制且独一无二的。想必再厉害的AI也无法达到这种艺术高度。而人类要在艺术上不被智能产品超越,最重要的一点便是“守住灵魂”。
 
  但在科技发达的年代,灵魂是相当脆弱的。当人类棋手败给“AlphaGo”后,我们只愿意谈论未来世界的神奇;当诗词歌赋由AI创作时,我们只惊艳于某个句子的优美;当音乐的谱曲程序化后,我们的耳朵也将逆来顺受,不再思考。这就是灵魂脆弱的表现,文字、诗词以及音乐都可能不再是一个神游太虚之所,可我就害怕生命的想象不再丰富。可能还会有人唱出鲍勃·迪伦的“我是一个失败者”,还有人会狂妄地呼喊“救命”,但已然无法见识一个灵魂的袒露与真实。当情书都已智能化的时代,也自然不会因为一句“我爱你”而打动人心。
 
  今天有一位歌手唱着由AI编曲的作品走红,接下来自然也会大量复制出一个智能的产业来。AI在发力,继续让世人震惊,直到大家习以为常地接受它、使用它的时候,才会慢慢察觉,为之着迷之物,也必然为之不安。
 
  在科幻小说《异形》中,人类虽与异形搏斗,却也与它们建立了某种基因世代相传的联结,彼此心灵的感应已无法隔断,仿佛生死相依。在此并不想预言AI的进化,但科幻小说家带着仅有的想象力,不仅要满足人类探索的欲望,也应告之欲望过度之后有可能引发心灵上的空虚干枯,而这怎能不会成为另一种灾难呢?
  来源:晶报
 


(点击以打开大图)